【天下 无双·拾肆】

Standard

【天下·拾肆】

真的相爱就是,在天愿做比翼鸟……么?

“处女飞?”我好奇的看着一边嘟囔着的一,发出这样的疑问。

“北京人到苏州要坐什么飞机啊?有Z86不就好了?”一气鼓鼓的样子,好像是有了万全的防卫来挡下我对她没有坐过飞机的嘲笑。顺手扶下眼镜的动作说明了这个回答是个不大不小的瞎编。

“可惜啊,Z86被D386取代了啊,没有那么既便宜又爽的卧铺了,所以还屈尊大小姐来跟我坐这卑微的小飞机。”自从动车取代了直达车,我从家回苏州的路程总是取各种神奇的道路,每年都有不同的选择,这是被每年买火车票吓怕了,也是一种类似抗议的妥协。

“懒得跟你吵,我本来可以呆在家里和树声老婆一起逛街,却跟你跑来这么远的地方来,还坐这么危险的交通工具,你可要想好,你是要感谢本公主的。”说这话时候,一又露出一脸骄傲的公主样。可就是这样一个骄傲的老猫,也有在飞机上打哆嗦的时候。

说这话时候,塔台上的外国人的声音已经宣布了五分钟后飞机开始启动的消息,此前我们已经听了这声音三次说出因为机场调配跑道原因飞机将延误20分钟的消息,搞得一打赌跟我说这声音绝对是录音。“你看,他也是会说5分钟后有会启动的嘛。”我调侃着一,可她已经全然不知该说些什么,任凭这庞大的金属飞鸟经由两次滑行和一次全力的冲刺颤抖颠簸着把自己带上从未到过的天空,细边眼镜后的那双眼睛直直的盯着机翼上B-5088的发呆左边的发髻被拢在耳后,耳垂精巧却略显红紫,都紧张到这里了啊。

我能做的,只是将我和一彼此冰冷颤抖也许已经苍白失去红润的手,紧紧的傻傻的握在一起。

像极了一对绑在飞机座椅上的比翼鸟?

【无双·拾肆】

“如果我们这样死了,肯定像一对被绑在一块儿的烤鸭……”你大大咧咧的放开手解开安全带的样子,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情。可你手上留下的冰冷,让我感不到一丝暖意。

“其实我也是处女飞……悄悄的说。”你一脸神秘的凑过来,却说了这么让人生气的话。

“骗子!”抛下狠话,兀自看书的我,留下身边一个自知无趣,也无奈看起书来的你。

空乘送饮料的时候你要了一杯橙汁,给我要了热咖啡,还好你猜对,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还没来及举杯,飞机就被气流袭击,猛晃了一阵,广播里传出空姐的声音,我兀自的左手抓紧扶手,看着书,你却慌慌的扣上了我本已松开的安全带,“早知道选个大点飞机,听说会没这么晃。”你自言自语的嘟囔着,呷了口橙汁,才扣上自己的安全带。

气流只是坐飞机必经的震荡,这在后来我们几次一起回天津的路上得到了充分的证实,而且,你也找不到一架飞国内的大飞机。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讲的是一个时错症患者亨利,在不自主的时间旅行中,和自己的妻子克莱尔在不同时间段相知相恋的故事,甚至连时间本身,都变得不那么重要。这样想一想,我应该也算是一个时间旅行者,根据我的故事,可不可以写一个叫做《时间旅行者的丈夫》的小说呢?

我是不是该把我的真相像亨利一样告诉你呢?在我消失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想克莱尔一样的慌张呢?没有我的日子里,你在做怎样的寻找呢?那个自称是你的蛮族王子,是不是就是未来为了寻找我而去的明朝呢?我到底是背负了怎样的命运与责任,才让我身边开朗的他变得如此乖戾呢?

想到这里,眼泪不禁流了下来……

“老婆,着陆了。”你说。

【天下 无双·拾肆】

2010年9月28日,第一次坐飞机的无双公主陪着同样是第一次坐飞机的天下来到天下的故乡天津,对她来说这无疑是一次冒险的旅行,因为她离她的跃迁门的距离第一次那么的遥远,她关于亨利的时间旅行的猜想和对自己的担心都在走进天下那个并不宽敞却十分温馨的家以后消散了,她忘记了那些关于过去的未来的预言的警告,开始臆想在2010年的每一天。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