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 无双·拾贰】

Standard

【天下·拾贰】

正如你所希望的那样,我将安静而疯狂。

又是一年过去了,2010年像疯了一样就过去了两个月,苏州在大年初一落了雪,可我当时回了家,未能得见。山鸡说初四晚上一连放了6个多小时的炮,一说初五是江南迎财神的日子。那样的南方的财神或者北方的小人,总不及回到朋友们和一身边那样的快意。

树声终于有了论及婚嫁的女友,一家5口人围坐在那张有些颤抖的圆桌前,吃着各自家中带来的美食,说着有一撘没一撘的话,听着各自的大笑,这也许是我能想象的最好的不是年夜的年夜饭了,即使没有春节晚会没有鞭炮,我也能看着一馋猫一样的吃相笑到把全家人吓呆。

再也不是那个幻想着一个人应付世界的小子,也不再行走在人群的边缘,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这样的简单或者说平凡感到依赖,也许从每天一问起吃什么的回答中的随便和老样子可以看出我的心态。不再信仰一个人的英雄主义,也不再奢望可以去改变什么,麻木也好,退化也罢,我还有一,那个安静的坐在你身边让你遗忘一切烦恼的倔强小公主,和这群说话奇怪,只能用挣扎来面对世界的不公却依然坚持着自己理想的底层精英兄弟们,有你们在的世界里,我有温柔和坚强。

送一回宿舍的时候,我试着提起将来,虽然我知道这是这世界上最难以理解难以预料难以控制的东西,我试着以树声夫妇5月结婚为开始,到达一个我们什么时候可以领证为截止的终点。可一总是在闪烁其词,好像故意不想提及这个话题,我对一说:“还记得我在那年雪灾时步行了一上午去面试最后拿到第一个offer的事么?我可不是个会被困难吓倒的人啊。”

我没奢望一会在第一时间给我答案,但革命的万里长征,也该是走出第一步的时候了。

【无双·拾贰】

和你的“家人”在一起的日子久了,就容易忘记自己是个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的囚鸟的现实。虽然在宫里吃的都是精致无比的食物,但我仍爱死了你们从家里带来的食物,树声家的狗肉,你妈妈做的酱货,丸子和山鸡家的牛肉干,树声老婆家的玫瑰瓜子都让我想要每一刻留在这样的“家”里,而绝对不想回到吐蕃的国度里做什么王储妃,即使那样的王子,有着和你几乎一样的样子。可那不是你,对么?你那么勤勉和开朗,那么安静和温柔,不会有一天不择手段的想要拥有什么,那样心机深重,对么?那个不是你,对么?

如果那是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让你变成了那个样子?你是怎么回到那个时代的?那是因为我,对么?是我的突然离开让你发了癫狂,变了心性,失去了应有的本性?你为了找我杀了多少边关守将,斩了多少大明的士兵,这都是你要为了和我在一起而做的么?错了的是我?是那个时代?是你?还是这作弄人的命运?

会东区的路上,你和我提起树声两口子五月份结婚的事,我知道你的目的和想法,我也是以聪慧而著称的无双公主,可我不知道怎样答你,你知道我多想说我愿意就这么和你在一起,可我又不能确定,那样的自私的愿意,会不会导致你变成了蛮族王子的悲剧结局,我不想在那样的时空那样的见到你,即使那样能使我们在一起。

“还记得我在那年雪灾时步行了一上午去面试最后拿到第一个offer的事么?我可不是个会被困难吓倒的人啊。”你说。

我心里一惊,你真的愿意为我去不顾一切后果做傻事么?

【天下 无双·拾贰】

2010年2月20日,春节过后各自从家中归来的人们又聚在一起,人们淡忘了经济危机的阵痛的时刻,经由《2012》和《阿凡达》等国外大片传递着科技发展的端倪,根据山鸡《我和天下相识四十年》记载,“那一天,天下第一次试图向一求婚失败,回到家的天下拉了我喝了很多酒,我已经记不清当时谈话的内容,只是那小子不停的重复着,‘一定会成功的,一定会成功的’,在他迷离的醉眼里,我看到不曾见过的笃定。”

待续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