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 无双·捌】

Standard

【天下 捌】
离职宅在家里的日子,惬意中夹杂着不安。

家里两个宅男,却过着日夜颠倒的日子,我保持着自己上班时代的早睡早起,而山鸡则过着昼伏夜出的日子,强迫着自己不去碰游戏,只是苦行僧一样阅读着,每周都有时间和山鸡一起甩着自己日渐肥大的肚皮去足球场上跑上一上午让我觉得满足,也享受着每天晚饭时候和山鸡那样无拘无束的交谈,那些充满不成熟的哲学思想的,令上帝发笑的思考的花火,在两个自诩为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代表的嘴里喷出的扬州炒饭和唾沫星子之间跳跃,诡异的笑声,有时把周围吃饭的人也震得花枝乱颤。“我觉得吧,每个人都有一个世界,与其他任何人的世界无关,只是这么一个独立的世界,但不与其他世界交集的话,就不可能被认识,也得不到承认。”“不被认识不代表不存在啊。”就是这样形而上的日子,作为一个大学毕业后失恋又失业的群体中的一员,这也许是最合适的消遣方式。

这样的时间里,我们甚至认识了门口沙县小吃的老板,也常常逗他家才2岁左右的小孩子。“你小子挺喜欢小孩子的么?”山鸡如此碎碎念着,“嗯,有那么几个瞬间,我也是挺想找个女生结婚的,照顾她一辈子,给她做一辈子的饭,滚他妈的什么天下的梦想。”“那就找啊,怕啥。”“哎,鸡啊,你知道么,我其实挺喜欢我原来公司的一个小姑娘的。”“然后呢?”“可惜啊,现在的我,能给谁什么幸福么?能照顾她么?让她跟我吃苦么?再说我又只是身高矮小的烂好人而已。”“这他妈的不像你啊,这么理性。”“怎么说也是学工科的啊,我也有我男人的责任感。”“说起责任感,”山鸡突然压低了声音,

“你一点也不记得了么?一这个人?”

【无双 捌】
这样的眼泪,不知道要流到何时?

“公主,你这样总是哭,会惹那个蛮子王子不高兴的。”随行的宫女警惕的劝慰我。

来到这陌生的国度已经快一个月了,没有了那扇门,我也失去了回到你身边的能力,你在那边怎么样,工作又找到了么?我不知道要怎样的不去想你,要怎样的不去因为想你而以泪洗面,我甚至开始后悔曾经走过那扇门来到你身边,和你有过那样的快乐的日子,我是一只笼子里的金丝雀,不该幻想有信天翁伴在身边飞翔。

你是不是也在惊慌失措?你是不是在不停寻找我?你有没有在偶尔想起我时如我般难过?你一定的,是不是?

【天下 无双·捌】
事情发生的和结束的突然性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在山鸡回忆录《我与天下相识四十年》中记载道:“一好像在一瞬之间消失了,怎样也找不到一的踪影。无论天下以怎样的方式寻找,好像都是徒劳的,每一个我们熟悉她的角落,每一个只有天下熟悉她的角落,都没有那个曾经蹦蹦跳跳的小女孩的身影。而天下,也好像是某一天失意了一样,再也没有提过一的名字。”

永乐13年,无双公主远嫁番邦,和亲车队随行三品带刀御前护卫吴慈仁日后透露,公主天天以泪洗面,形容憔悴,梦中经常呓语些奇怪的文字。

Te amo!!

not the end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