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 无双·肆】

Standard

【天下 肆】

下班回来的班车上我总是喜欢给山鸡打个电话,用我并不标准的北京话问:“今儿跟哪吃啊?”“我不知道啊,随便吧。”好吧,这就是你的标准答案。打完这个电话我就会沉沉睡去,像被什么人施了什么样的魔法,然后又在快到师惠坊的时候准时的醒来。工作时总是忙碌于某种莫名的忙碌,相识的保安有时候会帮我记录下每天穿梭OB和CUB之间的次数,“终于下班了。”写给一的消息里如是平叙着。“辛苦了,晚上吃什么?”一的鼓励相近却有效,我睁开朦胧的睡眼,看着车窗外穿梭的人群和疲惫的车流,写:“我不知道啊,随便吧。”这就是标准答案,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答案。我还真是懒,这点像极了山鸡。

什么时候,才能戒掉对你的思念和依赖呢?可是我却没法对一说我爱你,因为我不知道明天哪里,该给怎样你,怎样的未来。

【无双 肆】

在那边的时候,我觉得我是自由的。没有宫女和嬷嬷,没有锦衣和玉食,有的只有你和自由。

我喜欢我飞舞的长发,我喜欢我下雨时也不停灵动的眼睛,我喜欢我可以无忧无虑的做个普通的女子,我喜欢我在那个不知所措的路口遇到的你。

可你却不像那些宫女和嬷嬷一样完全属于我,你白天有你的工作,晚上有你的ARM和西班牙语,我觉得你有时候想要靠近我,有时候却又在故意躲开我,“国王的儿子不一定是王子,还有可能是流浪汉。”你总是这么说,可是,为什么皇帝的女儿,就一定要是个公主呢?

我只能等你,等你每天6点20说终于下班了,等你让我问晚上吃些什么,等你给我那标准到模糊的答案,随便。

你可真是个自由到懒的流浪汉……

【天下 无双·肆】

公元2008年9月,从奥运风暴中走出的天下和山鸡又开始了平静的生活,生活进入了毫无变化的死循环。在山鸡的回忆录《我和天下相识40年》中记载着:“每天好像都惊人的相似,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一个疲惫不堪的天下,和一个清清浅浅的女孩。”也许这样的日子,就要结束了。

明永乐18年初秋,无双公主失心症日渐加重,每日申时必犯,宫里的人们和皇帝都觉得,失去这个公主的日子不远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