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 无双·陆】

Standard

【天下·陆】

当大洋彼岸的美利坚蝴蝶扇动它轻柔的翅膀时,我站在公司门口的汽车站摆弄着口袋里仅有的一块硬币,感到一丝飓风扫荡过后的寒意。

我承认我也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自己衣着夸张的英雄般的服装,站在某个萧索的背景中,手握我王的长剑,轰然倒下,带着我不切实际的骄傲与昂扬。

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几个月间,人们所见到的景象并不像当初网上某些粪青口中那些帝国主义倒塌般的快意,那时候我在论坛上对那些盲目的满嘴喷粪的学弟们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结果被孩子们职责没有消灭帝国主义的决心,一在一边笑着说:“这个时代的人还真是说话不用大脑,你就忍了吧。”

我在想,我倒下的时候,如果嘴里叫上一句一的名字也许会更悲壮一点?

2008年12月8日,我收到公司的支迁通知,卷铺盖走人。

哀嚎无力……

我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音乐频道发呆时,一试着用她笨拙的劝人技巧来宽慰我的伤口,傻孩子,我这时候只是害怕不能给你如现在一般的生活而已。一断断续续的说了很多,我没怎么听进去,我不是不爱她,我不是不在乎她,我只是不能停止自己的慌张,我害怕自己会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一样的伤害我爱的人,我尽量避免说话,也避免去听,我只能胡乱的说:

“我爱你!”

【无双·陆】

这些天我总是心神不宁,父皇对我的关心越来越少,在他的太平盛世面前我显得如此渺小,天下呢?那个我爱的同样渴望属于自己的世界的男子,是不是也有天会因为某些我搞不懂的事情离开我?或者,我会因为某些他也搞不懂的事情离开他……

不明就里的慌乱。

我看他在网上和那些还在大学里的孩子们争辩着很多,好像是关于全球经济什么的,“你们这个时代的人说话还真是不用大脑,要是在我那里,我父……你还是忍了吧。”可他不肯忍,依然摆着舌战群儒的架势,眼睛里冒着父皇生气时的严肃。他越像父皇,我越害怕。

我到底有没有资格去成为你口中那个你停止流浪的理由,或者你为我停止了流浪,我却给不了你你想要的世界?

我多想做你身边的一只安静的小猫,而不是父亲笼子里的金丝鸟。

这个周一我打电话问你想要吃些什么,你的声音在发抖,“一,我被裁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好像哭了,又好像没有,我终于知道了我的慌张的来由,原来真的是有所谓第六感的,“你快回来吧,什么也别想……”

也许,这才是最好的劝说。

晚上吃完饭你自己跑去洗碗,谁也不知道你下面会做什么,我示意家里人回避的时候他们很配合的回了屋子,你像受伤的小野兽一样圈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我试着说这说那,我其实也不太懂,所以没有说的很深,这时候,我觉得我的口才好笨,根本不是那些御书房的行走们说的那样的天资聪颖,你突然转过身来,我好怕,我是不是把你说烦了?

“我爱你!”

你却这样说……

【天下 无双·陆】

公元2008年12月8日,天气晴朗有微风,天下遭遇公司裁员,据山鸡的回忆录《我和天下相识四十年》中记载:“没人知道那一天那小子在想什么,没有喝酒,没有大闹,还主动跑去洗了碗,一给了大家一个暂避的眼神,我们就回屋了,可我觉得,那一晚还发生了其他让整个世界改变了的事情。”

永乐18年十一月,距新年愈加临近使皇宫里愈加忙碌起来,长公主的失心病也突然严重起来,有好事的大臣提议,将这位早已不受宠的长公主远嫁番邦和亲。

我相信,相爱的人会重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