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极了一捧握不住的沙

Standard

今天无意发现阿鹏在豆瓣的小站,里面记录着他的声音和路,安安静静的,我想起20年代末21世纪初的天津,那个诞生了90后和00后的时代,在记忆里竟然是如此安静的时代,让我有了扭曲和错乱的感觉。

那时候电台里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沉静而睿智,丝毫没有会产生脑残的迹象,我还朴质的和同学在南开的讲台上玩着大型多人团体即时战略游戏–弹橡皮,那时候我最喜欢的东西还是几何,球场的位置是左后卫,我的身份还是音乐课代表,听着平客、欧阳、浩志、阿鹏们的声音,至于迷恋那种磁性的声音进而进阶的装深沉时候粗着嗓子说话,导致我现在还偶尔会在和外人说话时候变出那样的声音。

从来没想过去做什么电台的节目,也没想过留下些什么声音,今生唯一的声音记录是给某人的生日礼物,而我却还在这里怀念那段没认识她之前的时间。甚至说,在高中时代的中午,我也是心里暗暗支持关掉学校电台广播的那一批家伙之一。

而我这样的人,却标榜着恋音成痴,相信着音乐可以改变生命。

于是想起那张唯一留声的CD,原稿陪着第一个笔记本烧掉,备份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消散的彻彻底底的,只有那些文案,留在日记本里,不敢翻出……有时候时间是一个结,转来转去,总在打开它的时候,把我弄的泪流满面。就像这样的夜晚,打开阿鹏的小站,也能让我边听边唱,边唱边无法控制到必须捂住双眼……

我想起某人的微笑,并不伴着她的声音,我总觉得,就连这些,我也丢失很久了。

像极了一捧握不住的沙。

http://site.douban.com/apeng/ 这便是了,离开电台以后没有放弃继续用播送来记录生活的阿鹏的小站。

喜欢那个极其懒散的《love me trender》,破音的部分是第一个激动点,想那年听到干也唱《singin’ in the rain》,也是一样的温柔。

那种属于某一种我的,慢慢的懒散的温柔。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