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dard

怀疑精神&考据精神

今天早晨起床后,便看到人人网上满屏幕都是转发的这样一条状态:“35,一个神奇的数字。动车相撞35人死亡,河南平顶山矿难35人死亡;鄂湘暴雨造成35人死亡。知道为什么死亡人数控制在36人以内吗?超过36人,市委书记这个级别的要撤职,所以一开始发生,就注定了死亡人数不会超过36。”相信常上人人网和微博的同学都看到了这样一条状态。当时我就很震惊,很义愤填膺。可是仔细一想我就开始怀疑这条状态的真实性,于是我并没有转发这条状态,而是发了条状态求证此事的真伪。这条状态没发出多久,就看到辟谣贴逐渐出来了。其实要想验证这条状态的真伪很简单,只要Google一下“河南平顶山矿难”,就可以看到2010年的来自网易和新浪的新闻写道,河南平顶山矿难47人遇难;鄂湘暴雨这种两个省份的自然灾害,跟市委书记有什么关系。基于这两条信息,就可以基本判断这条状态属于自己捏造的。而后来的事实证明(来自18点左右的搜狐新闻),现在动车组追尾事故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38人。而这38人毫无疑问仍然还是有所隐瞒的,在这之后应当人数还会继续上升。这篇日志的目的,其实并不是在对这条状态辟谣,因为这个谣言假的有点太明显。我只是想把这个作为一个引子来表达一下我的观点。

在当今的网络时代,一条惊人的消息,无论真假,因为人人网和微博上转发按钮的存在,传播速度快的惊人。无论是真新闻,还是假谣言,只要很短的时间便可以传遍整个互联网。可是辟谣者就没有这么给力,一般的辟谣贴不仅仅一定要费很大的口舌才能说清楚为什么某消息是谣言,而且它本身一定没有谣言那么吸引眼球。因此,这就造成了当今网络上的一个不可辨驳的现况:人人网和微博成了当今最大的造谣传谣基地,在我经历的这两年里已经看过不知道多少这样的谣言疯狂传播。有些人可能并没有考虑过这消息的真伪但是也转发了,或者是仅仅就是觉得有意思,知道它是假的也转发了。这样做当然无可厚非,但是却在客观上起到了传谣的效果,让更多没有那么强的辨别真伪能力的人看到了这些谣言。造谣传谣现象是由于网络本身的特性以及人们的心理原因造成的,可以说根本就是无法避免。

不要以为这样的造谣传谣只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才会出现,不要高估了所谓发达国家的平民大众。美国民众传谣的情况同样屡见不鲜,美国的twitter同样是谣言传播的圣地。果壳网的谣言粉碎机也不知道粉碎了多少由美国人民传开的谣言。因此不要碰到个什么事儿就把它归结为中国人怎么怎么样,为什么总觉得中国的人民大众就低别人一等呢。

既然在全人类的范围内,谣言都会如野火烧过草原一般疯狂传播,我们能做什么呢?我想,最重要的,就是呼吁大家建立起来怀疑精神和考据精神。在看到一条惊人的消息之后,点击转发之前,我们是不是可以先略微怀疑一下它的真实性呢?如果觉得这条消息有假的可能性,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自己先google一下看看这个说法是不是靠谱呢?有些消息只要简单的google一下就可以证实或者证伪;但是对于很难考证真伪的消息怎么办呢?对于这样的消息,我的建议是暂认为它可能真可能假,不要转发,在跟别人谈论起的时候也说清楚这消息真假难辨就ok了。

于是有人要问了,好吧,我怀疑某条消息的真伪了,那么我考证的时候怎么要知道哪些东西是可信的,哪些东西是不可信的呢?总不能什么都不信。对于这个问题,我想至少应该在心里建立起来这么一个靠谱程度优先级吧。首先一定要明确,在人人网上出现的状态、新浪微博以及twitter上的微博,他们是所有消息来源里靠谱程度最低的,因为很可能这些话本来只是随便构造出来的段子。其次,比较值得相信的地方,一般来说就是维基百科、大新闻网站(例如新浪网易等)、著名杂志报纸。最值得相信的地方,就是著名学术期刊,因为这里得出的学术结论不会因为转载而被夸张走形(科技新闻、养生小报导致的谣言实在太多啦)。而有一种信息来源目前无法界定其靠谱程度,那就是政府\专家说的话。对于这个问题,后面还会再谈到。

但是,其实最重要的,是首先要有怀疑精神。下面我先举几个例子,大家看看是不是自己有过怀疑精神:

1.“国家统计局称,在他们随机调查的100位网友中,有87.53%的网友支持封杀BTchina。”这条消息当年同样在网络上疯狂转发,87.53%和当今的36人一样是一个神奇的数字,而且据我所知,当年几乎没有辟谣贴同时存在。很多很多人都相信了这一说法,并没有怀疑其真实性,并且以此来攻击party。可是有没有人查证过,这个“国家统计局称”是在哪个文件里面称了?我相信几乎没有人这么做,因为只要稍微一考证,便会发现根本没有任何官方消息出现这条87.53%。而后来有人考证,这句话本身最早的来源是一位网友在twitter上发的段子,他本人写这个段子纯粹为了搞笑,根本没有预料到会被疯狂转发而且让那么多人信以为真。我想说的是,不要转发假消息来攻击party,这样实在显得太无力了。真相有那么多,为什么不用赤裸裸的真相去攻击party呢。因此转发之前一定要先怀疑真伪。

2.“有人问一个法国四年级小学生:3+4等于几?回答:不知道。问:那4+3等于几?还是回答:不知道。问:那你小学都学了些什么呀?答:我知道3+4==4+3。问:为什么呀?答:因为加法构成一个Abel群啊。”这也是一个最近被很多人转发的段子,我不知道转发者里面有多少觉得这说的是真实情况,但是从我看到的评论里观察到确实还是有人相信的。其实只要google一下这句话,就会发现这句话是在Arnold的一篇著名文章《V.I. Arnold 论数学教育》里出现的,而看一下原文就会知道,这句话是随口编造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讽刺当时法国的数学教育,说当时的(其实也包括现在的)数学教育太过于强调公理化、抽象思维,而忽略了几何直观、物理图像。其目的根本不是有些人以为的说法国小学生有多牛逼。。。

3.小学课本里有许多许多的故事。例如黄继光堵抢眼,这个属于我在小时候就对其真实性向老师提出过质疑的;例如雷锋的故事;例如富兰克林的风筝实验;例如斑羚飞渡。不知道大家小时候有没有质疑过这些故事的真伪,不知道现在大家又有多少人开始重新怀疑。对于前两个我想现在应该没人信了吧,我一直搞不懂的是为什么小学老师们非要把这种故事说成是真事儿而就是死活不承认他们是童话。难道给小学生以辨别真伪的能力不应当是人民教师的职责吗?关于后两个,见谣言粉碎机的文章《富兰克林的风筝实验真实存在吗?》和《斑羚飞渡是梦一场》。我承认,尤其是斑羚飞渡的故事,我自始至终都没有怀疑过其真伪性,因为我真的被它感动了。

由此就引出了一个问题,有些事情,我们由于情感原因,并不愿意去怀疑它的真伪性。人们往往信且只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事。“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这种感觉我想谁经历了都会很难过,发现真相的喜悦往往不会压过失望导致的难过。这也是很无奈的事情,可是至少对我来说,我现在已经逐渐不会对童话破灭感到多难过了。我一般来说只传播真相不传播假消息,但是对于童话,我依然愿意传播。只要在传播的时候不会引起误解,不会让人对童话信以为真,我就非常愿意讲童话。同样地,科幻我也很愿意同别人交流,即便科幻必然不是真实的。

可是对于情感因素,死理性派们必须一定要小心,因为其实有很多很多人心里面情感因素是大于事实真相的,他们不会觉得你给她当面指出真相有多牛逼要多感激,他们往往会很讨厌这种行为。我们必须尊重别人的情感。我就在这方面吃过不少亏,最近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不要常常当面指出别人在说的是假消息,即使要说也一定要注意语气。我们要做的,是要推广怀疑精神和考据精神,而不是享受那种戳穿别人所带来的那种变态快感。

我期盼的,是让怀疑精神和考据精神深入教育体制,从小学开始把它作为网络时代思想道德的一部分去深深植入小学生的头脑当中。比如说在小学,完全可以在语文课中尝试着让大家自己分辨哪些课文是在讲真实故事,哪些课文是虚构的小说/童话,然后再让大家讨论交流,老师引导;而思想品德课就可以拿各种让人半信半疑的网络段子教大家辨别真伪;计算机课则教大家如何很好的利用Google和维基百科这种网络神器来考证信息真伪。这样势必可以建立起一个不错的怀疑态度。同时,父母也应当做好这方面的教育。当我们这一辈为人父母之时,一定要言传身教教给自己的孩子怀疑精神和考据精神。作为对中国特色的适应,就应该把怀疑精神和考据精神拿到高考当中去考,这样就逼着学生不得不建立起这样一套思维体系。

然而我怀疑这样一种理想在当今天朝是否能够实现。似乎当今天朝的真理部仍然认为愚民政策洗脑教育是个好的宣传策略,但是我觉得他们是时候认清形势了。他们可能怕给小学生教授怀疑精神会使得人们怀疑政府。其实这纯属多虑,人们早就不相信政府了。当年87.53%事件的时候,就有多少人宁可相信一个网络段子也不信任政府;而今更是,有多少人转发了一个并不是很真的36人的段子去攻击政府。而政府每每作出什么回应,都没人相信(确实不该信,那些说法实在太扯淡了)。一个政府在人民群众当中的可信度低到了这样一个程度,难道不算是一种可悲吗。在网络时代,真相如同谣言一样可以疯狂传播,靠删帖能解决问题吗?往往删帖还会起到一个反效果,就是让人们觉得被删除的帖子说的都是真实的,否则干嘛要删呢。。于是就更加让人们宁可相信网上的段子也不相信政府,即使有一部分段子是假的。要想解决政府公信度低的问题,我认为最好的办法还是言论自由。只有什么话都可以说,才能让政府的太假了的谎言大白于天下,起到真正的人民群众的监督作用,以便让政府人员不得不说真话。不要怕什么言论自由之后大家容易受到外国敌对势力蛊惑,只要在小学阶段开始怀疑精神教育,大家最终建立起了怀疑精神和考据精神,大家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之后,只要我国政府说真话,我们为什么要去相信外国媒体的报道而不信任自己的政府呢。你看,今天这个不利于政府的段子,就因为它是假的,不就不久就出现大量辟谣贴子了吗。只要教育得当+政府敢说真话,谣言就最终会被破解,就没什么好怕的(除非,政府已经到了实在没有办法说真话的囧况了)。但是我知道这想法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推行的阻力肯定让它无法实施。

最后,我想问一下大家,你们是否相信了我在这篇文章里粉碎了的几个事情就真的是谣言了呢?如果你这就相信了,那我这篇文章就失败了。记住,一定要先考证再相信。

我猜您也喜欢:

人的非理性选择

貌似违背理性人假设的一组选择

谣言粉碎机:粉笔摔倒地上会摔成几段?

武汉武大物理培训

拓扑学与克莱因瓶

无觅

from 宇宙的心弦: http://www.eaglefantasy.com/archives/1346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