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209(From another side)Phase 1.3

Standard

GD212年,初春,一切显得那么安静,第十七号殖民星球上的人们迎来了他们第一个春天,好像不远处的两年多前的大战并没有发生过一样,幸存下来的 旧人类和调整者抱着人类本能对爱的执着,为了守住明天的希望而生活在一起,除去往日偏见的良方,并不是那一年第十五号殖民星球自毁时的创痛,也不是政治家 们在握手时那一脸不自然的微笑,而是爱,这个让人类和天顶星人都走到一起的理由。

调整者开始用天赋异禀创建新世界的同事,旧人类带来了他们 的传统文化,于是拉美街区的狂欢节,中华街区的庙会,甚至全宇宙殖民星球间的奥运会都在战后兴起,文化界好像经历着另一场文艺复兴,209年萌军超兵级战 斗英雄格林上尉,摇身一变成了全宇宙的偶像明星,这一切的改变竟然发生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里,和平,让每个经历过失去的人们都如痴如醉。

他很庆幸,他能活着看到新世界秩序的到来,而她则继续享受着欺负旧人类的快乐生活,就像那时候一样。

——————————————————————————————————

“你 醒了?”一个懒懒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的时候,他只是稍稍睁开了眼睛,他能感觉到宇宙舰的移动,他好像躺在一张床上,墙壁不像是管委会军营里那种统一的灰白 色调的墙纸,取而代之的是红白相间甚至有卡通小猫图案的壁纸,床边的桌子上摆着一只红色的水杯,上面竟也印了白色的猫的图案,“不想是死了啊。”他兀自喃 喃道。

“当然没死,我可是很认真的对待我的俘虏的。”那个懒懒的声音好像生气似的说着。

“被俘虏!”他惊觉起身,忽然左臂撕裂似的疼,抓着自己的左臂的同时,他发现自己身上一件搞笑的卡通猫睡衣,这让他不知该愤怒还是傻笑。

“你左肩的肌肉在与我的机体的冲撞中发生了严重的撕裂,与其说是撕裂,不如说是根本就掉下来了,手术中对你的左臂进行了微量的基因调整,不出意外的话三天后可以恢复技能,当然,我是说不出意外的话。”懒懒的女声终于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吸吮太空饮料袋的声音。

“被 调整……”他呆呆的重复着,他明白,对于他那个对“保持着身体纯净”无比骄傲的家族来讲,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 他甚至能想象到那个狮子般的父亲把他赶出家门的场景了,他转头看着这个滔滔不绝的小姑娘,红色萌军制服表明了她MS驾驶员的身份,右领口上的一杠两星表明 了她中尉的军阶,淡红色眼镜框下一对浅蓝色的眼睛,金黄的长发在白色的颈上捥成一条蹦跳的马尾,手中的果汁配合精巧的嘴唇,给人完美的观感。但此刻的他的 胸中正燃烧着不一般的怒火,“对你们来说这是怜悯么?你们这是破坏物种的纯净!你以为改造我的身体就可以从我这里窥探我军的秘密么?我不会说一个字的,可 恶的调整者!”

他近乎没预兆的歇斯底里仿佛仍然在萌军女驾驶员的预料之中,“地球人类及泛人类宇宙开发管理委员会所属,月球基地守备舰队第 二舰队,巴顿号宇宙巡洋舰,舰载MS第三中队,468小队队长,编号MS04681,代号白狼,非军校毕业,大学中学习工程学,主攻自动化方向,毕业后应 征进入管委会军队,显示出超出一般军校学员的对MS操作的领悟性,被特准驾驶MS,在管委会镇压地球内恐怖组织,泛伊斯兰圣战团的作战中击落对方4架 RS190老式MS,包括一架队长机,进而被提升为少尉,队长编织,以近战见长,激光斧和战术匕首是你最喜欢的武器,射击水平一般,或是说没有射击的耐 心。驾驶机体为RS209改,比一般的RS209在推进力和激光斧能量方面有所加强,相应的减少了光束枪的威力,”女生放下果汁,拿起手边的手掌电脑,一 股脑的说起一连串关于他的信息,“白狼少尉,你的机载舰已经在我军对月球基地的突袭战中被击毁,管委会官方说法是,全员325人阵亡,包括你。”她的语气 充满轻蔑,眼角都不自觉的上翘起来,“你没有任何对我军有意义的秘密可言,其实我所属的部队没有逮捕俘虏的记录,所以舰长叫我们以第一位到访我舰的客人来 对待你,并没有怜悯可言。”

他无力的身体颓然的靠在墙边,“那为什么俘虏我,为什么没干掉我?”

“你的机体卡在我的大橙子里了,如此而已。”她轻巧的说,“另外,你对面的床铺上是我的个人物品,请你不要在我不在房间时候随便翻弄。”经她一说,他确实看到对面墙上的白色印许多橘子的壁纸是同自己这边完全不同的风格。

“你也住这房间?为了监视我?”

“我本来就住在这房间,从前是两个人来着,你只是借住了别人的床位而已。”

“还不是为了监视我而让别人搬了出去!”他愤怒着,几乎大吼起来。

“她是我妹妹,在对月球基地突袭战中战死了。” 她突然抓起他的领子对吼起来,脸上露出可怕的神色,“你现在用的都是她的遗物,所以不要做出什么糟糕的事情来。”眼泪迅速的从眼眶中滚了下来。

沉 默,时间凝固般的沉默,“布克中尉,请到舰长室来一下。”房间的广播里突然传出的声音打破了这尴尬的凝滞,“我出去下,厕所在里面的小门里,如果你能自己 到那边的话。”她送开手,整理了下自己的军装,抹了下眼角往门外走去,“我还以为有这么漂亮未婚妻的人会是个好男人的说。”说罢便拉开了门。

“布克中尉,那是你的姓么?”他问。“是的。”她冷冷的答。

“对不起。”恢复了安静的他,幽幽的说,“没人真的希望杀死别人吧,即使是战争中。”

“唉”布克中尉叹气道,“我接受你的道歉,少尉,但请收回这样软弱的想法,毕竟我们真的是在战争中。”门关上,一切恢复安静。

墙上的照片里,两个金发小女孩,闪烁着无邪的笑脸。

to be continued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