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209(from the other side) phase1.2

Standard

“为了我们在第17殖民卫星上的第一个春节,干杯。”他捏着那纤细的高脚杯的柄,把自己从刚刚的对红酒的凝视中用欢笑解放出来。

“喂喂,第17殖民卫星,那是什么名字啊……”她也举起杯,“你不好叫它的名字,塞文廷么?话说春节是什么节日啊,我可不是你们那种还保留着国家概念的旧人类。”她笑着,把旧人类三个字念的很重,碰撞的杯子发出叮叮的响声,紧跟着红酒入喉的绵香。

“塞 文廷不就是英文的17嘛,这个春节嘛,大抵上是值得欢乐的节日吧,以种植业为生的农民,在冬春之交,依黄道之历,庆祝一年的收获,驱走来年的阴晦,是个可 以热闹上好多天节日哦。”他一边晃着酒杯,一边喃喃道,“后来演变成全家人的聚会,吃饺子,看春晚,总之是挺温馨的。”

“等等,饺子,春晚啥的,又是什么……”她瞪大了眼睛,并毫不留情的扫荡着他做的中国式的年夜饭。“我发现你身上还是有我不了解的东西嘛,这些菜你以前就从来没给我做过。”

“当然了,我可是个旧人类!虽然……”

——————————————————————————-

分割线里有惊喜,本人征女友,20-25岁女性有一定心理承受能力报名从速~~

——————————————————————————-

“可 恶的调整者!”刚从母舰出来就遇到盟军特型机的状况可以说是量产机驾驶员上辈子修来的噩梦了,无论机体的机动性,推动力,构成材料还是机载武器,量产机和 特型机的区别简直就是独木桥和阳关道的距离,当然,大多数时候在特型机面前提机载武器基本上是要被人笑掉牙的,你250mm的机炮加低能量级的粒子枪在人 家嘎达尼姆合金面前火舌般喷吐的架势虽然man的不行,可基本上人家萌军的MM基本上不会甩你究竟man还是gay,在她们眼里,你也许就是一块废铁里的 一团肉而已,瞥上你一眼的可能都没有。

他紧拉操作杆,看着堡垒般强壮的萌军特型机发出的粒子光束炮从自己右肩的土黄色上掠过,被扫到的地方 有融化时的光华,散发着不甘赴死的焦味的合金和电路想四周弹射着最后的火花,不平衡的机体加上急转的离心力让他向一边撞去,身体的左边被狠狠的砸在驾驶室 的内壁上,一瞬间的冲击让他有了短暂的出神,那战场上空的漾起的爆炸光芒竟大半是粉紫色的,不知道那些瞬间蒸发掉的血肉中夹杂了怎样的化学变化才产生如此 绚丽的色彩?

“我也要死了吧?”这样的他,又安静了下来。他用左手举起光束枪,对着堡垒似的的敌人正在充能中的光束炮点了几枪,却被萌军舰 载的无人机黄继光似的挡了下来,他暗红色的眸子突然清亮了起来,丢下光束枪,从腰间抽出大斧子,“好吧,如果是结束,就让我变成那一朵粉紫色的云彩也 好。”他扶了扶挂在屏幕前的照片,照片里的两个人,举着粉紫色的棉花糖,笑颜如花……“04681,白狼,目标,大堡垒,歼灭,开始……”蹩脚的推进器踏 板伴着吱吱呀呀的悲鸣,右臂断裂处,满是绚丽的花火……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