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GD209

GD209(From another side)phase1.4

Standard

“是白狼中尉的家么?你好,我是这个社区本季度的服务人员,需要向您就居住方面的相关问题做一些咨询,请问方便到访么?”电视中的画中画突然切出了女性的声音。

当然社区服务强占电视信号的做法一向让曾身为军人的他感到不爽,但他也没有理由对一个社区服务员发怒,于是他转过头来,有点无奈的说:“请便吧,家里有些乱,请你不要介……”看到对方的面孔让他打了个冷颤,立刻下意识的立正行了军力道,“舰长!!”

屏幕中间褐色头发挑染了红色的女子一脸的坏笑:“小白你又犯严肃病了,哈哈,这难道是你们旧人类的通病么?这都什么时代了,战争已经结束了那么久了,你我早就不在军队里了,不必叫我舰长……你和菲丝小姐小日子过的如何?”

“你过来看了不就知道。”厨房间里刷完的懒猫的声音飘出来,“另外,舰长,你怎么放着公职不做来做社区服务员啊?难道……是又喝酒闯祸了吧?”懒猫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的说道。

被称为舰长的女性眼角抽搐了一下,抓着自己挑染的红发的发髻说:“额,有槽不要当面吐,布克中尉。”

“喂,不当面吐那还叫什么吐槽啊……”被称做小白的男人一脸黑线的看着这个没有舰长驾驶的女人道。

“总之方便的话,5分钟后会来访,也算假公济私下。嘿嘿”屏幕里的女人吐了下舌头,电视里的春节晚会又欢乐 的播放起来。

“非著名相声演员……”

——————————————————————————————————————————–

分割线内有惊喜,七夕节快到了,给大家拜个晚年,祝大家晚年幸福……

另:前文链接:http://blog.renren.com/blog/222085691/500613215?frommyblog

——————————————————————————————————————————-

布 克中尉离开房间后,他突然感到一阵无力感袭上心头,一来是身体上依然很虚弱,被调整的左臂与身体的连接处还传来不和谐的疼痛,二来是突如其来的那么多第一 次让他的心有些动荡,第一次被俘,第一次住在管理会以外的飞船上,第一次切身感受到敌人的生活,脑袋里回响着布克中尉的话。

“她是我妹妹,在对月球基地突袭战中战死了。”

“你现在用的都是她的遗物,所以不要做出什么糟糕的事情来。”

这 红白相间的卡通猫睡衣,这红色的印有卡通猫的被子,还有这红色的卡通猫的壁纸,布克中尉的妹妹几天前还生活在这里,活生生的,想必也是个像布克中尉那样长 相可爱的姑娘,也有着自己怪异的,却不失美好向上的爱好。也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啊,你又凭什么杀了她,还那么大摇大摆的住在她的房间呢?

对于布克中尉来说,她一定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吧,那个金发女孩抓着自己领子愤怒的样子还在眼前,那个本来说话一脸不在乎的女孩,突然暴怒的样子,怕是这辈子他也忘不了了。

即使是调整者,即使是那样的存在,也是有感情的吧,失去心爱的妹妹,也是很难过的吧,这样的时候,却要把自己这样的家伙安排到她妹妹的房间,她难道不会生气么?

说 起来MS之间的战斗并没有想象中的恐怖,你不知道对面金属怪物里面的人究竟是何来历,男人还是女人,成年人亦或是小孩子,机炮扫进对方的驾驶室,粒子炮融 化对方的动力装置或者供氧装置,甚至用粒子斧直接切开对方,你只看到那个金属怪物爆炸、融化、碎裂而已。你根本感觉不到那里还有一个活生生的人,不知道他 出发前是不是还期待着给孩子去开家长会,陪女朋友去看电影,手边是不是放着还没送给男友的手织围巾,甚至吃到一半的关东煮……你来不及想象那些死在驾驶室 里的人的死相,也无法想象到其中的恐怖,这样的战斗少有人内疚,甚至有人乐此不疲。

而他,却被如此的安排在敌人的房间里,他不敢想象布克中 尉妹妹的死相,脑子里浮现的都是468小队里自己的好兄弟们一起喝酒时的样子,还有机载舰上战术士MM对他微笑时的样子,舰长有些严厉的下达最后一次出击 时的样子,而他们,在布克中尉的转述中,已经“全员325人阵亡”。这些脸庞和全员阵亡的字眼联系到一起的力量,让他的心疯狂的跳动,本来坐在床边的他完 全被这种力量压倒,他完全控制不了,靠在那红白相间甚至有卡通小猫图案的壁纸的墙壁上,放声痛哭……

他也曾经“乐此不疲”……激光斧切开敌人机体的快感,电路崩坏的滋滋声,甚至可以隐约听到对方驾驶员的喊叫声,他曾经爱极了这种感觉……

“真的是暗红色的眼睛呢,‘炽眼的白狼’先生。”墙壁上的电子屏突然无预兆的跳出画面来,把他吓了一跳,

“我还以为是在照片里PS的呢,很酷哦。”略显轻佻的声音里面,竟然夹杂着些许羡慕的感觉……

“自 我介绍下,我是本舰:约翰·史密斯号的舰长,莎茉少校,本舰隶属萌军突击舰队,纳斯卡级高速战斗舰,有可容纳6台MS的内部格纳库,装备了光束炮、电磁炮 和CIWS巴尔干炮。现在舰载有5.5架MS,其中特型机2台,普适型机娟蝶3台,地球军机0.5台……好吧,这0.5台就是你的那台破RS209改,代 替了原先布克少尉的娟蝶的位置,哦,布克少尉就是布克中尉的妹妹……你也许应该知道了,布克少尉,战死在了几天前的战场上。”屏幕中间褐色头发挑染了红色 的女子收敛起原先的轻松,露出忧伤的神色。

“您是本舰第一位旧人类客人,请您不要把自己当俘虏看待,布克中尉也许会有些不礼貌,但请您谅解 她刚刚失去妹妹的心情……以上就是本舰的一些最基本的介绍,无法事无巨细请您原谅,有些事情想向您当面说明,您可以到我们的作战会议室来,地点就在您房间 外沿右手边的导杆到第三个转弯处右转到底的房间,我和布克中尉在这里等您。期待与您的见面会谈。”说罢,女子行了个标准的萌军军礼,他只能尴尬的还以管委 会的军礼……

他麻木的走出房间,一路上的萌军舰队人员惊讶的望着他身上的红白相间带卡通猫图案的睡衣,他却毫无知觉的靠着导杆的引导,向舰长所指的方向飘去。

 

to be continued…

GD209(From another side)Phase 1.3

Standard

GD212年,初春,一切显得那么安静,第十七号殖民星球上的人们迎来了他们第一个春天,好像不远处的两年多前的大战并没有发生过一样,幸存下来的 旧人类和调整者抱着人类本能对爱的执着,为了守住明天的希望而生活在一起,除去往日偏见的良方,并不是那一年第十五号殖民星球自毁时的创痛,也不是政治家 们在握手时那一脸不自然的微笑,而是爱,这个让人类和天顶星人都走到一起的理由。

调整者开始用天赋异禀创建新世界的同事,旧人类带来了他们 的传统文化,于是拉美街区的狂欢节,中华街区的庙会,甚至全宇宙殖民星球间的奥运会都在战后兴起,文化界好像经历着另一场文艺复兴,209年萌军超兵级战 斗英雄格林上尉,摇身一变成了全宇宙的偶像明星,这一切的改变竟然发生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里,和平,让每个经历过失去的人们都如痴如醉。

他很庆幸,他能活着看到新世界秩序的到来,而她则继续享受着欺负旧人类的快乐生活,就像那时候一样。

——————————————————————————————————

“你 醒了?”一个懒懒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的时候,他只是稍稍睁开了眼睛,他能感觉到宇宙舰的移动,他好像躺在一张床上,墙壁不像是管委会军营里那种统一的灰白 色调的墙纸,取而代之的是红白相间甚至有卡通小猫图案的壁纸,床边的桌子上摆着一只红色的水杯,上面竟也印了白色的猫的图案,“不想是死了啊。”他兀自喃 喃道。

“当然没死,我可是很认真的对待我的俘虏的。”那个懒懒的声音好像生气似的说着。

“被俘虏!”他惊觉起身,忽然左臂撕裂似的疼,抓着自己的左臂的同时,他发现自己身上一件搞笑的卡通猫睡衣,这让他不知该愤怒还是傻笑。

“你左肩的肌肉在与我的机体的冲撞中发生了严重的撕裂,与其说是撕裂,不如说是根本就掉下来了,手术中对你的左臂进行了微量的基因调整,不出意外的话三天后可以恢复技能,当然,我是说不出意外的话。”懒懒的女声终于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吸吮太空饮料袋的声音。

“被 调整……”他呆呆的重复着,他明白,对于他那个对“保持着身体纯净”无比骄傲的家族来讲,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 他甚至能想象到那个狮子般的父亲把他赶出家门的场景了,他转头看着这个滔滔不绝的小姑娘,红色萌军制服表明了她MS驾驶员的身份,右领口上的一杠两星表明 了她中尉的军阶,淡红色眼镜框下一对浅蓝色的眼睛,金黄的长发在白色的颈上捥成一条蹦跳的马尾,手中的果汁配合精巧的嘴唇,给人完美的观感。但此刻的他的 胸中正燃烧着不一般的怒火,“对你们来说这是怜悯么?你们这是破坏物种的纯净!你以为改造我的身体就可以从我这里窥探我军的秘密么?我不会说一个字的,可 恶的调整者!”

他近乎没预兆的歇斯底里仿佛仍然在萌军女驾驶员的预料之中,“地球人类及泛人类宇宙开发管理委员会所属,月球基地守备舰队第 二舰队,巴顿号宇宙巡洋舰,舰载MS第三中队,468小队队长,编号MS04681,代号白狼,非军校毕业,大学中学习工程学,主攻自动化方向,毕业后应 征进入管委会军队,显示出超出一般军校学员的对MS操作的领悟性,被特准驾驶MS,在管委会镇压地球内恐怖组织,泛伊斯兰圣战团的作战中击落对方4架 RS190老式MS,包括一架队长机,进而被提升为少尉,队长编织,以近战见长,激光斧和战术匕首是你最喜欢的武器,射击水平一般,或是说没有射击的耐 心。驾驶机体为RS209改,比一般的RS209在推进力和激光斧能量方面有所加强,相应的减少了光束枪的威力,”女生放下果汁,拿起手边的手掌电脑,一 股脑的说起一连串关于他的信息,“白狼少尉,你的机载舰已经在我军对月球基地的突袭战中被击毁,管委会官方说法是,全员325人阵亡,包括你。”她的语气 充满轻蔑,眼角都不自觉的上翘起来,“你没有任何对我军有意义的秘密可言,其实我所属的部队没有逮捕俘虏的记录,所以舰长叫我们以第一位到访我舰的客人来 对待你,并没有怜悯可言。”

他无力的身体颓然的靠在墙边,“那为什么俘虏我,为什么没干掉我?”

“你的机体卡在我的大橙子里了,如此而已。”她轻巧的说,“另外,你对面的床铺上是我的个人物品,请你不要在我不在房间时候随便翻弄。”经她一说,他确实看到对面墙上的白色印许多橘子的壁纸是同自己这边完全不同的风格。

“你也住这房间?为了监视我?”

“我本来就住在这房间,从前是两个人来着,你只是借住了别人的床位而已。”

“还不是为了监视我而让别人搬了出去!”他愤怒着,几乎大吼起来。

“她是我妹妹,在对月球基地突袭战中战死了。” 她突然抓起他的领子对吼起来,脸上露出可怕的神色,“你现在用的都是她的遗物,所以不要做出什么糟糕的事情来。”眼泪迅速的从眼眶中滚了下来。

沉 默,时间凝固般的沉默,“布克中尉,请到舰长室来一下。”房间的广播里突然传出的声音打破了这尴尬的凝滞,“我出去下,厕所在里面的小门里,如果你能自己 到那边的话。”她送开手,整理了下自己的军装,抹了下眼角往门外走去,“我还以为有这么漂亮未婚妻的人会是个好男人的说。”说罢便拉开了门。

“布克中尉,那是你的姓么?”他问。“是的。”她冷冷的答。

“对不起。”恢复了安静的他,幽幽的说,“没人真的希望杀死别人吧,即使是战争中。”

“唉”布克中尉叹气道,“我接受你的道歉,少尉,但请收回这样软弱的想法,毕竟我们真的是在战争中。”门关上,一切恢复安静。

墙上的照片里,两个金发小女孩,闪烁着无邪的笑脸。

to be continued

GD209(from the other side) phase1.2

Standard

“为了我们在第17殖民卫星上的第一个春节,干杯。”他捏着那纤细的高脚杯的柄,把自己从刚刚的对红酒的凝视中用欢笑解放出来。

“喂喂,第17殖民卫星,那是什么名字啊……”她也举起杯,“你不好叫它的名字,塞文廷么?话说春节是什么节日啊,我可不是你们那种还保留着国家概念的旧人类。”她笑着,把旧人类三个字念的很重,碰撞的杯子发出叮叮的响声,紧跟着红酒入喉的绵香。

“塞 文廷不就是英文的17嘛,这个春节嘛,大抵上是值得欢乐的节日吧,以种植业为生的农民,在冬春之交,依黄道之历,庆祝一年的收获,驱走来年的阴晦,是个可 以热闹上好多天节日哦。”他一边晃着酒杯,一边喃喃道,“后来演变成全家人的聚会,吃饺子,看春晚,总之是挺温馨的。”

“等等,饺子,春晚啥的,又是什么……”她瞪大了眼睛,并毫不留情的扫荡着他做的中国式的年夜饭。“我发现你身上还是有我不了解的东西嘛,这些菜你以前就从来没给我做过。”

“当然了,我可是个旧人类!虽然……”

——————————————————————————-

分割线里有惊喜,本人征女友,20-25岁女性有一定心理承受能力报名从速~~

——————————————————————————-

“可 恶的调整者!”刚从母舰出来就遇到盟军特型机的状况可以说是量产机驾驶员上辈子修来的噩梦了,无论机体的机动性,推动力,构成材料还是机载武器,量产机和 特型机的区别简直就是独木桥和阳关道的距离,当然,大多数时候在特型机面前提机载武器基本上是要被人笑掉牙的,你250mm的机炮加低能量级的粒子枪在人 家嘎达尼姆合金面前火舌般喷吐的架势虽然man的不行,可基本上人家萌军的MM基本上不会甩你究竟man还是gay,在她们眼里,你也许就是一块废铁里的 一团肉而已,瞥上你一眼的可能都没有。

他紧拉操作杆,看着堡垒般强壮的萌军特型机发出的粒子光束炮从自己右肩的土黄色上掠过,被扫到的地方 有融化时的光华,散发着不甘赴死的焦味的合金和电路想四周弹射着最后的火花,不平衡的机体加上急转的离心力让他向一边撞去,身体的左边被狠狠的砸在驾驶室 的内壁上,一瞬间的冲击让他有了短暂的出神,那战场上空的漾起的爆炸光芒竟大半是粉紫色的,不知道那些瞬间蒸发掉的血肉中夹杂了怎样的化学变化才产生如此 绚丽的色彩?

“我也要死了吧?”这样的他,又安静了下来。他用左手举起光束枪,对着堡垒似的的敌人正在充能中的光束炮点了几枪,却被萌军舰 载的无人机黄继光似的挡了下来,他暗红色的眸子突然清亮了起来,丢下光束枪,从腰间抽出大斧子,“好吧,如果是结束,就让我变成那一朵粉紫色的云彩也 好。”他扶了扶挂在屏幕前的照片,照片里的两个人,举着粉紫色的棉花糖,笑颜如花……“04681,白狼,目标,大堡垒,歼灭,开始……”蹩脚的推进器踏 板伴着吱吱呀呀的悲鸣,右臂断裂处,满是绚丽的花火……

GD209(from the other side) phase 1.1

Standard

“这就是告别了么?211年?”看着窗外薄沙一般细密的阳光,她有些痴痴的念着。

“涅,就是的了。舍不得么?”他把手中的扫帚放在一边,让它和懒洋洋的畚箕一起安静下来。

“没什么,只是一段时光而已。”窗子半掩着,迎来一阵不请自来的北风,她微微蜷了一下肩,“不过的确是漫长的一年。”阳光背面,看不到她的表情。

“看来还是那时候的日子好啊,在学校的时候?”他又去厨房门口提起拖把,让他们在水龙头下晶莹出一条水痕。

“有 什么好的,啥也不懂,目标总也达不成,对着韩剧流眼泪,还要小心不知道谁会傻傻的喜欢上自己。”她否定着,好像这样的否定从来都印在脑子里面,不需要思 考,也不需要缓存。“把窗户关下吧,反正你地也扫完了。”她把自己蜷缩得更小,减少散热面积的同时,躲开他横扫而来的拖把。“你的大学很精彩么?”

“也不算吧,几千张CD,两个无疾而终的女朋友,一堆兄弟,留下来的理由和活下去的勇气,如此而已。”拖把划过地面,发出浅浅的吱吱声,“这样怎么也说不上精彩吧。”关上窗,止住风声,阳光却淅沥沥的扑进来,想是要把两个人吞没一样。“过年还是做做扫除比较好,懒猫……”

———————————————————————————–

一个作者最怕的是什么,失去了生活,失去了灵感和笔触的感觉,所以请原谅我最近日志的稀缺和低质量,我真怕,再也写不出东西来了。所以,借人家的设定,写自己的东西。

———————————————————————————–

“懒猫又如何?是你把懒猫带回家的。”她撅了嘴,倒了杯水在那只红色的小杯子里,递给他,拿过拖把,“懒猫帮你饮水,还帮你拿拖把,很好吧?”

“败给你了……”他接过杯子,满脸笑容。

……

两年前,月球,管委会基地。

“MS04681,白狼,RS209,出发请求。”他紧了紧头盔上的带子,安静的念着。

“请出发。”调度员的声音有些激动,谁也没有想到萌军会在这种时候攻击月球基地。

“前进!”他依旧安静的念,土黄色的老式MS弹射出去,他的面前,已是星辰和弹影。

“警报,警报,对方特型机体爆豆全屏秒杀中,请迅速脱离战场!请迅速脱离战场!”通讯频道里的战术士近乎绝望的嘶吼着,好像这样能让这些老式MS的推力增大几千吨一样。

“该死!”他骂了句,终于不是安静的语气……

……

 

To be continued…